快捷搜索:  as

杨敏:过年是中华儿女血缘与情感的沉淀

原标题:杨敏:过年是中华儿女血缘与情感的沉淀

同样是过年,中国人对春节的期盼要远远大于元旦,即使是像我这样一个对节日从来都抱无所谓态度的人,在灯笼高挂、鞭炮声声、鼓乐欢庆的春节里,也禁不住“春”心萌动。那是一种对浓浓亲情的向往,对明媚春光的期盼。

现在的节日五彩缤纷五花八门,据有关资料显示,全世界各类节日多达三千多个,连海虾、莲藕、槐花、老鳖都有了自己的节日。有一些节,影响也越来越大,如情人节、圣诞节。可这些“洋节日”多半是商家炒作,再加上一些热恋男女的掺和和一些追星族的起哄,想一时取代春节还是蚂蚁撼树,最主要的是它们作为节日还缺乏一种深入到民族骨髓里的东西。那是一种文化,一种心理,一种源远流长的血缘与情感的沉淀。我一想起春节这个节日就为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自豪,全世界有哪个民族像中华民族这样具有如此盎然的诗意。为了迎接春天的到来特别设定一个节日。春节,是春天的节日,如此独具匠心的创意显示的是一个东方民族的慧心。

难道不是这样么?在春节来临的时候,春天还没有到来,江河大地朔风扑面瑞雪飘飘,但中国人期盼春天的心情好像是按捺不住了。诗人雪莱说得最好,冬天已经到了,春天还会远吗?这句话好像是照着中国人的心理说的,或者说中国人最理解这句诗的内涵,他们急切地在冬天设定一个节日来迎接春天。于是,每到这个节日来临,山山岭岭村村寨赛都沸腾了,这时候你到全国各地走走,从上海南京路的步行街到云南大理的小竹楼,哪里还能看到一点冬日的萧条?人们包水饺打年糕,贴年画放鞭炮,舞龙灯踩高跷,大红的对联贴起来,大红的花袄穿起来,大红的灯笼挂起来,一个火爆爆的节日,一个红火火的春天,在花枝招展的春姑娘带领下,唱着跳着笑着闹着欢天喜地地向我们走来。当然,人们对自然界春天的期盼是一个方面,另一方面我们又在春节期盼另一个春天,这一份暖融融的春意是每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无法抵挡的,这是人与人之间亲情,这份亲情像春天一样诱惑着中国人。除夕之夜祖孙三代合家团聚包饺子,正月十五夫妻牵着手儿去看花灯,爷爷给孙子一个装压岁钱的红纸包;青梅竹马的小伙子给邻家女偷偷塞一条红丝巾;夏天吵过架的男人相约正月初一喝一回酒,杯酒喝下肚,两双结满老茧的大手又握在一起;孤身在外的游子再忙也要在除夕之夜赶回家,只为在老屋与亲人吃顿“团年饭”,叫一声白发苍苍的亲娘。即使我们离家千里万里远隔重洋,即使我们人处异邦一身洋装,但在除夕之夜,在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,体内的生物钟会情不自禁地一齐指向华夏神州,指向故土故乡,这是一种神秘力量的牵引,像月亮的引力引发海洋潮汐一样,它引发了铁路部门一年一度的春运大潮。这是爱的涨潮,所有在外的人都想回家过年啊。有了这个年,我们五湖四海的人心就连在一起,脸就贴在一起,因为我们是《百家姓》上的赵钱孙李,我们是大槐树下的姊妹兄弟,只为回一个共同的家,只为过一年同样的年。

春节,是中国民族的联欢会;春节是迎接春天最盛大的节日。

编辑:杨刚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